高树中:一针一穴皆学问 愿做愚者为岐黄

2017年11月24日 10:12:30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收藏到BLOG

  药王孙思邈曾说:“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山东中医药大学副校长高树中常说:“自己就是这样的‘愚者’:学医第九年,才只对后半句有了自体会。为了老百姓的健康,愿意一直做这样的愚者。”

高树中在为病人诊脉。

  一针一天地

  学习针灸的学生提起高树中,最先想到的是他的著作《一针疗法:灵枢诠用》。一针疗法,就是指仅用一穴一针治疗疾病的方法,这也正是针灸的神奇和精妙所在。

  高树中第一次被针灸的魅力折服,始于一次实习经历。1984年秋,读大四的山东中医学院中医学专业的高树中在学校附属医院针灸科实习。这天,门诊抬进来一位急性腰部扭伤患者,患者当时腰部已经无法动弹,在询问病情后,带教的张登部和陈兴田两位医生,分立两侧,各执一针,同时对病人的不同穴位施针,一两分钟后,患者的疼痛消失了。这一幕,给高树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针灸竟然可以一针下去效果立现!”高树中说,“经络就是一个组织有序的系统,之所以通过针刺穴位就能激发整条经络而取得良好效果,这与多米诺骨牌有异曲同工之妙,即‘牵一穴而动全经’。”

  一针疗法因取穴少,疗效精,对于临床医生而言尤为实用。同时,一针疗法更大的好处就在于,让病人少受罪也少花钱。

  一穴一乾坤

  1989年,高树中的孩子出生了。不曾想孩子从出生第66天开始腹泻,并持续了66天。孩子生病全家人心急如焚,四处求医,却都不见效。当时高树中已经留校任教,并在职攻读王秀英的硕士研究生,眼看着孩子一天天瘦下去,高树中下决心自己找办法。他扎进图书馆,希望从古书中寻到妙方。

  一天,就在图书馆即将关门时,他在书架顶层的一本泛黄古书上,找到了他想要的婴儿止泻办法。“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段话‘小儿久泄,用五倍子研末,津液或苦酒调和贴肚脐,神效’。”

  从图书馆出来,高树中骑车飞奔到中药店。没想到孩子的腹泻很快就完全好了!“肚脐,也就是针灸临床上所说的‘神阙穴’,这令我对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高树中说。他向王秀英老师提出,想研究神阙穴!从此,高树中与脐疗结下了不解之缘。

  神阙穴是人体360多个穴位中十分特殊的一个,它是人体与母亲密切联系的纽带,与人体十二经脉相连,被中医认为是人体气机升降出入的枢纽。脐疗法乃我国独创,在马王堆出土的《杂疗方》,以及《肘后备急方》《本草纲目》等历代医书中都记载了许多脐疗方剂。然而,在现代针灸临床上却较少的使用到神阙穴。“这个穴位是禁针的,因为古代的针比较粗,又没有消毒措施,容易出现感染。现代针灸临床也因袭下来,很少用此穴。”高树中说。

  这次经历让高树中下决心啃下神阙穴这块“硬骨头”。在得到导师的肯定后,高树中开始了一本一本翻书的日子。

  从1989年到1991年,高树中几乎翻遍了图书馆内所有的中医杂志,发现报道神阙穴治病的论文一共有400余篇,涉及小儿腹泻、小儿厌食症、痛经、肝硬化腹水等。“我大吃一惊,小小肚脐竟然能治内外妇儿这么多种疾病。”他下决心要把这些方剂整理出来。

  高树中不知度过了多少个熬夜手写的日子,终于,1992年,他的第一本著作——汇集了175种疾病脐疗方法的《中医脐疗大全》正式出版。这一年他30岁。

  一步一脚印

  《中医脐疗大全》不仅获得了山东省教委科技进步著作奖,还不断再版,至今已出版四次。此后,高树中还出版了“中国传统医学独特疗法丛书”“针灸临床家丛书”等10余部著作,但是他的治学之路并未就此止步。“当时我给研究脐疗也制定了一个‘三步走’战略,之前的文献整理和理论研究只能算是第一步。”高树中说。

  1992年开始,高树中开始践行他的第二步构想——将脐疗推向临床实践并进行科学研究。《中医脐疗大全》的出版使人们知道脐疗法可以对175种病症起到疗效,但到底哪个方子疗效好,还需要进行临床实验。

  每天晚上,没有专业工具,家里有什么高树中就用什么。单味药材研磨时,用蒜臼、擀面杖不行,就用绞肉机,他甚至跑到农户家里去借用石碾子。没有专业容器,他就用家里的瓶瓶罐罐。白天,他守在门诊,在征得患者的同意后给患者免费试疗。

  20多年的临床和科研,高树中发现脐疗法对几类问题疗效突出,比如小儿科疾病、妇科病、肠道疾病和养生抗衰老。在科研方面,高树中的团队已经有50多人以脐疗为方向作为博士和硕士的毕业论文,科研项目一直做到国家支撑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973”课题,并已经获得多项科研奖励。

  “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目前第三步构想就是希望研究出一套规范化的产品,提高脐疗法的标准化水平,以便更好推广。”

  一肩担重任

  像很多学医的人一样,高树中走上学医之路也与自己小时候生病有关系。

  上小学时,高树中患有美尼尔氏综合征,一犯病就天旋地转,不得已休学。“父母带我四处寻医,整整8年才治愈。”高树中回忆道,“生病是人生最大的痛苦,于是立志以后要学医。”

  如今,儿时的愿望成真,被评为“山东省优秀青年知识分子”、首批“山东省医药卫生中青年重点科技人才”的高树中,已在中医领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责任总是要和自己的能力成正比,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有一次和孩子一起看《蜘蛛侠》,里面有一句话说到了我心里, ‘一个人能力越强,责任越大’。”高树中说,“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没有全民健康哪有全面小康,作为医者,全民健康就是我们肩上的责任;中国医疗离不开中医药。”

  2006年,高树中团队申报的“脐疗理论与临床应用”被卫生部确立为面向农村和社区十年百项推广计划,2016年10月,高树中团队组织承办了世界中医药学会外治方法技术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首届国际外治方法技术学术大会,并开展了国家级及省级的脐疗继续教育培训项目,高树中及团队主要成员马玉侠分别向国内外700余名参会人员讲授了脐疗的临床应用,并演示了脐疗操作技术规范。

  高树中经常倡议中医药学者到基层去宣讲,同时,他还鼓励自己的学生将自己的学业和推广中医药事业相结合,支持他们多参加暑期“三下乡”等社会实践活动。

  与此同时,高树中还热衷于中医药文化的科普。他和同事常借助电视、报纸、网络、微信公众号等媒体来加强脐疗法的宣传。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中医的背景是文化,思维是哲学,理论是科学,临床是经验。所以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地说中医药学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国文化自信走出去的一支重要力量。”高树中经常被其他国家邀请前去讲学,传播中医针灸与中国传统文化,仅美国就去讲过5次,2017年高树中受国家汉办委派,在非洲孔子学院联席会议上开讲中医与养生,深受欢迎。

  山东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中国针灸学会副会长,山东针灸学会会长,世界中医联合会外治方法技术专业委员会会长,世界针灸学会对外交往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等等,身兼数职的高树中经常听到有人问自己如何处理如此繁重的工作。

  “其实习惯就好,当然也要分清主次,合理安排时间;工作再忙,我都要尽量保证每周在山东省中医院坐诊两次。另外,我尽量把学术活动安排在周日,别人休息的时候,我不休息。此外,再忙我也注意锻炼身体,但有一点,我现在可以早起,但从不熬夜。”高树中笑着对记者说,“习总书记对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不都说了嘛,要接受他的教训少熬夜,‘最多干到十二点就行了!’”

  古代愚公,立足一沙一石,意在移山;今日高树中,坚守一针一穴,志在岐黄。既心系苍生,“誓愿救含灵之苦”,又脚踏实地,不断传承发展中华医药的宝库,这样的“愚者”,实为真正的“智者”!

博聚网